在线客服
服务微信
资讯微信
手机开户
当前位置 - 首 页 > 期权专栏 > 市场动态
 

人民币汇率波动下的银行外汇调查 期权交易井喷对冲风险激增

 

     外汇期权业务发展迅猛,并没有让客户经理赵诚感到兴奋,相反他开始担心银行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对冲日益增长的期权头寸风险,毕竟,银行从未对冲过如此大量的外汇期权头寸。

  截至10月18日19时,境内市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CNY)徘徊在6.7363附近,盘中一度创下年内低点6.7410。

  这也让一家国有银行外汇业务客户经理赵诚(化名)变得格外忙碌。

  “从人民币汇率跌破6.7起,每天有不少企业前来咨询远期换汇与购汇业务如何操作,业务量几乎增加了30%。”赵诚感慨说,原先的中午休息时间,如今也被用在解答企业各种换汇业务疑问。

  但他心里清楚,未必每个企业的换汇需求都能被迅速满足。

  记者多方了解到,由于国内多家银行加大资本管理措施遏制资本外流压力,令不少银行可运用的外汇头寸受到某些额度限制。

  这无形间助长了外汇期权交易的活跃。

  在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外汇交易主管张治青看来,通过期权产品形成的购汇量正在不断增加。毕竟,期权产品可以令企业更灵活地开展换汇操作,并节省套期保值成本。

  不过,随着外汇期权业务迅速增长,银行的期权头寸风险对冲压力同样与日俱增。这无形间考验着银行外汇风险管理智慧。

  远期与期权交易此消彼长“不少企业担心年底人民币可能会跌破6.9,都希望能尽早换汇降低汇兑损失。”赵诚告诉记者。但面对企业旺盛的换汇需求,他很多时候只能对他们说不。

  究其原因,今年2月起,他所在的银行先后出台多项措施,包括结售汇逆差额度需逐月减少、单月结汇额需高于售汇额等,尽可能创造外汇盈余遏制资本外流压力。

  在赵诚看来,此举对人民币汇率稳定的确起到很大作用。

  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数据显示,8月份银行结售汇逆差95亿美元,环比下降70%,为2015年7月以来月度最低值;当月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为80亿美元,环比也下降75%,令境外投机资本押注中国外汇储备流失严重进而沽空人民币套利的算盘落空。

  然而,这也导致银行代客售汇额度受到了一定限制。

  “部分企业换汇业务只能被挪到下个月,等到银行留出一定额度外汇头寸再处理。”他表示。与此同时,银行内部一直要求他们对企业真实贸易投资背景进行严格审核,避免企业通过贸易路径换取大量外汇提前偿还美元外债,这进一步放慢了某些企业换汇业务处理进度。

  今年以来,他一直劝说有些企业不妨通过远期外汇交易锁定美元头寸与换汇成本,等到明年需要美元付款时再进行换汇。

  他坦言,或许是自己的口才不够好,自己的游说效果并不理想。

  在多位银行外汇交易部门人士看来,远期外汇交易趋冷,主要是受到政策影响——鉴于去年8.11汇改令恐慌性远期购汇需求陡增,中国央行决定对远期购汇征收20%风险准备金,此举大幅提高了远期购汇成本,令不少企业望而却步。

  “这令银行高层颇为担心,他们不愿看到客户流失。”赵诚回忆说。经过多次讨论,银行内部决定放宽企业参与外汇期权交易的门槛,此前银行主要面向大型企业开展外汇期权交易服务,如今只要有真实外贸投资背景、存在中长期换汇需求的中小企业均可加入。

  在他看来,此举的确有效解决了不少企业换汇业务需求。

  所谓外汇期权交易,即期权买方向卖方支付一定期权费,获得在未来按照约定汇率买进或者卖出一定数量外汇资产的权利。

  “过去半年,外汇期权业务量大概同比增加了200%。”赵诚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相同名义本金的外汇期权交易所缴纳的风险准备金,大概是远期外汇交易的一半,有效降低了企业外汇操作成本;二是企业操作也相对灵活,若期权到期时人民币汇率高于期权设定的执行价格,企业可以放弃执行期权损失极小的本金,转而通过银行换汇获得美元头寸,由此降低不少换汇开支;反之企业可以通过执行期权降低整个换汇成本。

  外汇期权业务发展迅猛,并没有让赵诚感到兴奋,相反他开始担心银行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对冲日益增长的期权头寸风险,毕竟,银行从未对冲过如此大量的外汇期权头寸。

  外汇期权交易井喷背后的风险博弈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介绍,目前银行主要采取三种方式对冲外汇期权头寸风险,一是银行通过内部交易池寻找合适的反向操作期权头寸进行风险对冲;二是将这些人民币/外币期权转化成相应的即期交易品种,拿到银行间外汇市场寻找对手盘开展风险对冲,并由上海清算所清算;三是通过境外分支机构在国际期权交易场外市场寻找对冲盘。

  赵诚回忆说,在外汇期权业务量不够大时,他所在的银行主要通过自营部门开展对手盘交易进行风险对冲,但随着押注人民币贬值的外汇期权头寸迅猛增长,银行内部已经感受到光靠自营部门未必能妥善对冲所有风险。

  “目前,银行已经将部分卖出人民币买入美元的外汇期权交易头寸,转到银行间外汇市场与境外市场进行对冲。”但他担心的是,这类操作往往存在一定的操作风险,包括对手盘因自身原因出现交易违约,等于银行又要自己为风险买单。

  或许意识到交易风险,近期他所在的银行要求客户经理向企业推荐组合期权方式,即银行在原有卖出人民币期权组合里再增加一个看跌美元的期权。

  “这其实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这类期权组合可以帮企业获取更多期权费收入降低套期保值操作成本,另一方面企业不得不承担美元大幅升值的风险。对银行而言,通过在同一个期权组合引入卖出人民币、美元的期权头寸,可以直接在银行内部实现各类期权头寸风险的有效对冲,从而降低自身对手盘风险。”一家第三方金融服务机构业务主管指出。

  赵诚意外发现,不少中小企业对此相当欢迎,因为这可以进一步降低他们汇率套期保值操作成本,相比而言,有些大型企业受到董事会审批时间缓慢,内部合规流程操作繁琐等因素,不愿过多参与这类外汇期权交易。

  “近期,银行又开始提醒我们要适度控制外汇期权交易业务规模增速,避免业务交易量异常快速增长,引来监管部门注意。”他告诉记者,这让不少同行干脆剑走偏锋,将部分企业换汇需求直接转给有外汇头寸的城商行处理,一方面解决了客户金融服务需求,另一方面也能私下赚取相应的业务佣金。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